我的猪鼻子。

下午导播实践课,决定不去了。现在还能勉强打字,估计再过几天连键盘都懒得敲了,天气忽然之间就变冷了,没有任何的过渡期,就像说分手就分手一样,没有任何的理由,这就是我讨厌这个城市的很大一个原因,天气实在是不招人喜欢,就像你越来越不招我待见一样。前些天看了篇文章,女生一直在为男生的过去耿耿于怀,男生总是说为什么好听的话说给你听,却总是不喜欢。这都是因为太好听的话对于没有安全感的人来说显得太虚伪,可人就是奇怪的动物,明明不愿相信却总是想听这些。我想貌似我也是属于这个行列里面的,到不能说我有多么有不安全感,大概还是因为我是属于这世俗人中的吧。而且我也乐意在这其中,去听你讲给我听我不相信的甜蜜蜜。

星期二查寝把我们的锅给查着了,我们就傻了B了忘记给收起来,加上查寝的一帮人更加傻B,你说你一个大一的来查我们大三大四的态度还那么的嚣张你觉得这事儿你办的合适么?!到最后还不是乖乖的把锅又给我们还回来,搞这么多麻烦有意义么。看在天气这么冷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也是,天气一冷我就没精神了,什么都懒得干,连澡都不想洗,更不用说大早上爬起来上课,导致班主任发动全班找我们,真辛苦你了!不过我再猛也没有亲爱的HPP同学强悍,直接翘课出门旅行,我想说你太牛了,膜拜啊,承让了!!!别忘了下星期回来给我带好东西,哈哈。

现在对QQ的感情越来越淡,几乎不登,或者说是对它就从来没有过感情,我想是我已经被打磨的过于现实了,对这些虚拟的东西越来越感到无趣。只是能够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写一些别人看不懂的事情文字让我感到比较自在,像面具一样保护着我,幸亏这个地方没有人认识我,让我能够不记考虑的写下想说的话想做的事情。北方下起一场又一场的大雪,我期待着成都也一样能够下场大雪,掩盖我对你小心翼翼的感情。耳机里一直在循环着{Who'd have known},我不会让任何熟悉的人知道这里,不会让别人知道对你的感情,我会学着高美男一样时不时的猪鼻子,同样心里默默奢望着你能够像泰京一样骂我的猪鼻子,但这一切都只是奢望罢了,既是奢望就不会成为现实,但我允许自己在心里在梦里默默奢望着。

天气好冷,但是还是要洗衣服的干活。午安。


pS.翘课不是好现象,大家不要学。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发表留言

Private :

回到此页首